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琪 Zz~

90后 . 大学 . 学习 . 生活

 
 
 

日志

 
 
关于我
77

已二奔三,无肉不欢,一名平川。 专注单身20年,原因:既腐且宅。

网易考拉推荐

砰然心动  

2015-05-15 19:25:55|  分类: ZZ是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紫竹调》其实有个传说,据说是一女子采了一片紫竹赠与自己心爱的男子,后话估计和许多凄婉的爱情故事差不多,就如《 金缕曲》中所说的那样“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也许也是一个错过的故事吧。反正我是感受不到的,向老师从来都觉得我是个弹琴没有感情的人,外行悦耳内行清明,用现下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不走心。


 


      如果可以,请别伤害我这颗简单天真的心

      The more you care for someone,the less you understand him.
       越是在乎的人,你越是猜不透 

       《紫竹调》我弹不出应有的韵味不代表别人弹不出来,我选择了这首歌做为梓天的考级曲目,也是古筝三级考级曲中最走心的一首,打动人的向来不是技艺,而是感情。对于一个瞎子,智力不正常的瞎子,他人笑我太天真,但我相信他会表达的比我好。

         我是个想法很奇怪的人,对已脑瘫患儿,大多数人是怜悯,感叹世事命运,还有些人厌恶,觉得废人何须留人间。我却觉得他们是幸福的,若他们能活着,必是爱他的家人较好的家庭条件。若两者不符合,变活不下去,也免去了红尘之苦,算是很幸福了,而且他们也理解不来世人的眼光,他人的看法也无所谓,心理学说唯一无法被操控的心智的便是没有智商的。

         做义教有六、七年了吧。断断续续,最连续的就是大二开始答应了院长和梓天的父母教梓天学古筝,当时想着反正我也是无聊于是就答应了,就当打发时间积德。最震惊的事情就是上个月梓天考过了古筝的二级,这对于一个脑瘫的孩子来说是很艰难的,当时等在考级课室外面他的家人激动的痛哭流涕,我还在震惊中茫然,直到梓天的妈妈抱着我痛苦的时候我才反应过来我好像干了一件大事,一个月后再回想竟然还是震惊。我才发现梓天的父母是那么的爱这个孩子,他比我幸福,即使他是不幸的。

         
          没有悔不当初,我将自己救赎
         
         Vulnerable to the attack,who are incurable.
         每一个百毒不侵的人,曾经都无药可救过。

         在梦里,我看到了自己的微微的笑,仿佛那就是真实的自己。
在外人看来,我是幸福的,爸爸、妈妈、妹妹,还有爷爷奶奶,六口之家,虽然算不上出类拔萃但是我却很省事,不做出格是事,听话,赖司令不喜欢我穿热裤,于是我在家重来不穿热裤吊带。至少大部分人看来我是培养的很好的。
  
         赖司令信奉宋耀如的教育观点“放手让孩子去做吧”但是他天生的专制的性格和他不高的文化水平让这个教育观点变得面目全非。凭着从乡村到深圳打拼的20奶奶经验,他觉得我是什么都不懂的,他一方面知道文凭的重要性,一方面也很鄙视文凭高的人,觉得他们高分低能,当然这个想法最经常的应用在我的身上。

以前喜欢的一段话:
我就像苍耳一样,想跟你到天涯
你却将我丢失在十六岁的那个夜晚
于是,我再也找不到家。
于是,我再也找不到家。

         我是四岁开始一个人睡觉,一个人放学回家的。从没有人给我讲过床头故事,。书柜里的童话都是我自己去书店买的,拼凑了我的童年。就如同小时候赖司令会带我去莲花山放风筝,他会买风筝给我自己放,他可能会有事,然后我玩累了就站在原地等他来带我回家。我不打架,不抽烟,也不和那些不良少女混在一起玩恋爱游戏,我就是喜欢到处走走,我不需要任何人带我走。就是这样,我在赖司令的强压下进入了中学。
中学,无聊的日子泛滥,画画、看书、下棋,向老师开始每周给我上课,免费只因为她看上了我的手,十指纤纤柔若无骨,可惜她现在也想象不到这是双会拿着锤子扳手的手吧。

         当时每天如果不弹够三个钟就不允许出房间,于是琴也是我泄愤的工具,我向来不是个风雅之人。最高纪录就是一天断了三根弦,铁丝划破手指似乎他们从未过问过我,不过好在我的手指有壁虎再生尾巴般的再生能力,几天便会愈合连疤痕都没有。
伤口重来都是自己才感觉的到痛,你不学会包扎,谁会管你。


 


别害怕,影子会一直陪着你。

         初中我在全级最淘气的班级里,坐着旁观者,知道高鹏死了,我才知道我到底不是个冷血的旁观者。我做不到。忘了是初一还是初二,高鹏死了,我现在还清晰的记得他的名字,一个高大阳光的男孩,在操场测50m的时候跑了十多米就倒地不起,从此再也没有站起来过。,初中有篇文言文叫《山市》里面有句话是“未几,高垣睥睨,连亘六七里,居然城郭也。”当时韦敏杰把他改成了“未几,高鹏放屁,连臭六七里。"但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当时天天做噩梦,半夜醒来就再也睡不着了,于是就去主卧找小英小姐,每每这个时候赖司令都会说”你都那么大了还怕这个?以后怎么独立啊?“再后来他们房间的们就反锁了,从此我再也没去找过他们,我本就是怕黑的人,但我再也没有找人陪过我,因为我知道我能做的只有掌控自己而非他人,我可以开着灯睡,睡不着就睁眼到天亮好了,总有一天,你困了,自然就睡着了。
但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就过去,一连一个月我都无法安睡,赖司令说我肯定是白天没好好上课睡太多了,也许吧。当时的班主任是吴光衡,毕业于深大的心理学,他能开导我却无法疏通自己,总之他缓过神后来开导我然后我也忘了这件事是怎么过去了,也许是初三的升学压力吧。是那个时候我开始明白学习的重要性的,我要强大起来。

        时至今日,我想我是可以理解他们的,赖司令向来觉得我很省事,无论丢到哪都能活下来,这种事我死不了,就好。至于小英小姐,她13岁的时候外婆就去世了。所以她也不知道母亲应该怎么样去关心孩子,或许是买衣服,因为她只有三个哥哥,所以外婆去世后她都是穿着哥哥的衣服长大的,这样造就了她喜欢给我买衣服。


我曾经也渴望现实里美好生活。

        我以高分考入深圳的三大名校之一还是没能逃过被遣送去韶关的命运,当然在那里使我彻底的蜕变了。也让个我认识了几个好朋友,让我知道了别人家的女儿是怎么长大的。
与其相比,我真是被风吹着眼泪长大的。
时间似指缝中遗落的沙粒,失去无声,握紧无力,我无从下笔。我记得高中家长会他们没来过,我拿奖学金他们没来过,我拿下奥赛一等奖他们没来过,但是他们会把这些告诉她们的朋友,有一天我会发现,原来我父母以为为傲,我却开心不起来。

        阿狸说,我们一生会遇到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会打招呼的是三万九千七百七十八,会和三千六百一十九人熟悉。会和两百七十五人亲近。但最终,都会消失在人海。我不同意最后一句,我认为陪你到最后的,都是你应该倾尽所有去对待的。

         但是我肯定不会有那么一个人,因为我已经成为一个单车不需要后座,开车不想要副驾位,宁愿自己开也不愿意去坐车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